作者:游子 《打工的娃儿又要出门了》

作者:家在武威微信号:syhp168发表光阴 >2019-05-20


请点击上方家在武威存眷咱咱咱们,存眷精彩!
打工的娃儿要出门/顺口溜
打工的娃儿回了家——母爱永久 孝道长存
北风卷着雪花,雪花挂满华发。八十老母依门望,等候打工的娃,今日就到家。儿的眼里,妈是灿烂的晚霞;妈的心里,再大的儿,也是憨憨的娃。紧紧捉住娃的手,笑呀,笑呀,从新望到脚,嘴唇颤颤眼不眨,流下禁不住的泪花花。
听说哈密热难熬,听说内蒙风沙大,听说“钓鱼”活难找,听说狠心的老板伙食差。衣成水泥汗板板,东奔西颠哪是家?妈知打工啥苦都得受,我娃受尽大苦还挨骂。
门前溪流流赓续,一生说不完的扯心话。娃黑了,脸瘦了,娃老了,背驼了,手硬了,皮僵了……八岁没了爹,你是妈拉大的苦瓜瓜。妈一辈子上香拜菩萨,祈求佑娃平安能长大。历经风雨千般苦,悲喜忧笑中护着娃。如今娃大近花甲,可仍是妈掌上的尕渣渣。饺子早包好,热炕火辣辣,五香鸡汤已熬浓,翻着油花花……“娃吃,娃吃好,妈知我娃爱吃啥。”又是捞,又是舀,加了又给加……
打开大包小包,是给妈买的绒袄袄,棉鞋袜,北京糖果名气大,广州酥糕进嘴就溶化,另有妈爱喝的。山东鸭梨汁,宁夏奶油茶。妈紧抱着软腾腾的棉穿戴,摆放着花花绿绿的。大盆盆,小盆盆,一个劲地笑着,叨着,疼肠者不知叫上个啥。“我的老娃,我的宝贝蛋蛋,我的肉疙瘩……”娃看着憨憨的妈,一个劲地品着,想着——妈的心才是人世间最暖和的家。
最暖和的家,是慈母一生的爱怜与牵挂。走遍全世界,谁都仅此一老妈。若到某日妈离世,日月会无光,决堤泪雨带血洒。是儿皆有妈,耗尽心肝难报答。
打工的娃儿要出门——让咱咱咱们体味这人世间最通俗的送行
十五的纱灯,把妈的丝丝白发映红;溜溜的汤圆,笑平了妈一年来满脸的愁容。河边小草,又一年连成绿茵;枝头小鸟,把又一个春天叫醒。年近花甲的娃,又要打工出远门。妈像安顿着三岁的孩童,重复着每次出门时的叮咛,而又必需获得娃郑重其事的回应。
我的老娃,我的宝贝疙瘩,又要阅历风雨起程去苦行。那汗渍浸透的铺盖卷儿,早已漂洗的干干净净。那皱皱巴巴的衣裤,早已熨叠的平平整整。针脚渐大的手工鞋,那底儿还是厚厚的十层八层。
娃留给妈的零花钱,妈又一次偷偷地塞进娃背包里新做的棉背心。那个鼓鼓的行囊,妈准备好的东西,一样又一样总也装不尽,~装不尽她八十岁仍旧操不完的心。那一个个笑语赓续的长长夜,炉火通红通红,娃把外面精彩的世界,神话般说给妈听;妈还是儿得端出她异样的年华与青春——怎样扭着秧歌,锣鼓声中欢送新兵;怎样学大寨修梯田,养家挣工分;又怎样给娃偷豆角,在大会上挨整……妈的故事,多得像夜空中的星星,便是说上百遍千遍,仍是那样新鲜又动人。
晨鸡声中,娃打着舒缓的鼾声,而那菩萨像前,早已香飘灯明。这是妈选的好日子~我娃要远行。娃是一壁漂亮的风筝,那根长长的线,昼夜紧紧地牵着妈的心,飘向听说过的玉门、西宁,另有包头、巴音。飘向神奇的草原、戈壁,另有那机械隆隆的桥梁、楼群……娃会不会生病,娃会不会挨冻,娃能不能吃饱,这一回的工钱,能不能给清?
憨憨的妈,憨憨的娃,相依着前行,娃一次又一次劝妈快回,妈一步又一步把娃跟紧。早班车的喇叭远远儿长鸣,妈的手把娃捏得更紧。娃上车了,还未坐稳,妈的心,已在等候着报平安的电话铃声,另有那什么时候要回家的喜讯。娃含泪的双眼,紧紧回望着那饱经苦难的手,缓缓地挥动在晨光中,化作思念的永久……

作者简介:游子.回乡知青.在艰辛山区一生贡献于教育事业.现退休.爱好文学、绘画、收藏、旅游等。
编辑/李平
【来源掌上古浪贵在分享,版权归原创】

存眷家在武威微信"大众号,获得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联系咱咱咱们百度新闻标签云#统计代码
友情链接:红盒子网拍基地  秋水山庄网  旭升画报网  机械制图基础知识网  跑步机维修网  七叶植物网  四川法制传媒网  cad教程网  中国按摩椅网  中国淮安防火门网